首页 >生活 > 内容

今日消息 国产培养基龙头澳斯康生物谋上市 “新冠红利”渐消急需新增长点

生活 2022-10-13 08:10:20
导读 9月底,澳斯康生物(南通)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澳斯康生物 ”、公司)公开科创板IPO的首轮回复。截至目前,公司因更新财报数据,IPO进度...

9月底,澳斯康生物(南通)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澳斯康生物 ”、公司)公开科创板IPO的首轮回复。截至目前,公司因更新财报数据,IPO进度为中止。

澳斯康生物的主营业务,为制药上游的培养基。公司作为该领域的国产龙头,目前市占率仅次于两家外资厂商。受益于此,公司估值已近80亿元,若上市成功,市值或超百亿元。同时,因培养基的市场空间有限,澳斯康生物开始涉足CDMO(外包定制研发生产)业务。

业绩方面,此前公司深度合作康希诺(行情688185,诊股)的新冠疫苗,因此迎来迅速增长。2021年,公司营业收入4.51亿元,同比上涨114.76%;净利润0.72亿元,首次实现年度盈利。

不过,今年康希诺终止与澳斯康生物的CDMO业务合作,理由为新冠疫苗接种率已达到较高水平,公司的变化也悄然发生。

今年上半年,澳斯康生物的收入同比有所下滑。拆分看,培养基业务受新冠红利消退的影响明显;CDMO虽被康希诺终止合作,但公司启动其他客户订单,该板块收入超过培养基。该变化是否会长期持续,进而公司的估值判定是否也会变化,还有待观察。

01

预期市值超百亿

一个小小的培养基,撑起了澳斯康生物的高估值。

根据招股书,培养基是生物制药领域的原材料,也是细胞生长繁殖的基础物质。澳斯康生物的主营业务,就是以培养基为根基,逐步向下游工艺开发及生产延伸。2021年,公司培养基业务实现收入3.2亿元,占同期营业收入的71.8%。

不过,培养基行业的壁垒较高。其中原因,包括技术复杂、监管严格等。招股书显示,培养基还直接影响研发的进度和成败、药品生产的效率及质量,因此品牌黏性强。种种因素,造成国内市场长期被赛默飞、丹纳赫、默克等外资厂商占据。

截至2021年,作为国产龙头,澳斯康生物在国内的市占率为12.3%;奥浦迈(行情688293,诊股)(688293.SH)紧随其后,比例为4.9%。同期,赛默飞、丹纳赫的国内市占率分别为36.7%、19.9%。值得一提的是,澳斯康生物2021年市占率同比增长5.2个百分点,超越外资厂商默克。

不过,培养基的国内市场空间有限。咨询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统计,2021年我国该领域的规模为26.3亿元。究其原因,培养基在生产时为粉末形态,并按千克或克计量,因此用量决定了空间。

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预测,2024年国内培养基的市场空间将为48.82亿元。按此预测,若澳斯康生物的市占率能达20%,其培养基业务收入将近10亿元。不过,10亿元收入能否匹配高估值,仍有待观察。

种种压力下,澳斯康生物拓宽新的赛道。这一次,公司瞄准CDMO业务。该领域国内市场空间已超百亿元,药明康德(行情603259,诊股)、凯莱英(行情002821,诊股)等CRO巨头有所布局。

招股书显示,2021年澳斯康生物CDMO业务实现收入1.26亿元,占同期收入的28.2%。公司本轮IPO募资用途中,还计划投入14.5亿元建设CDMO平台。

众多因素驱动下,澳斯康生物的估值也被抬高,并吸引高瓴创投、中金资本等明星机构入股。

2021年11月至12月,澳斯康生物完成两轮融资,投前估值达70亿元,单价为177.02元/股。公司两轮总计融资7.8亿元,即投后估值近80亿元;再结合IPO拟募资30亿元,占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25%的计划,其上市后市值或超百亿。

截至10月11日,澳斯康生物的同行奥浦迈报收117元/股,总市值为95.92亿元。

02

大客户康希诺终止相关业务

春风乍起,搅动了澳斯康生物的主营业务。

今年1月,康希诺终止与澳斯康生物的腺病毒新冠疫苗原液委托生产合同,即CDMO业务。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,继续与康希诺合作新冠疫苗的培养基业务,且仍是独家供应商。

澳斯康生物与康希诺的渊源始于2020年。同年,康希诺入股公司成为股东,持股比例1.22%。此后的2020年和2021年,公司对康希诺的销售收入分别占营业收入的35.22%、63.77%。

康希诺既是澳斯康生物的股东,也是其大客户,还在今年终止相关业务。双重身份与频繁的业务往来,也引起监管层关注。问询函中,公司被要求说明双方交易的合理性、终止CDMO业务的原因,以及对业务的影响等。

根据回复函,康希诺入股前,曾向澳斯康生物采购培养基0.8万升,销售每升单价149.34 元;入股后,康希诺加大采购量,总计201.83万升,单价下降为119.4元。同时,双方还开展新冠疫苗CDMO业务。

2021年,澳斯康生物向康希诺销售培养基、CDMO等收入分别为2.04亿元、0.79亿元,各自占两项业务销售额的63.75%、62.7%。双方终止CDMO业务的原因,为“新冠疫苗接种率不断提升,已达到较高水平”。

澳斯康生物绑定康希诺的程度颇深。终止合作后,公司CDMO业务开拓新客户的进展,以及新冠疫苗红利消退后培养基业务的可持续性,已摆在眼前。

对此,澳斯康生物在回复函表示,今年上半年康希诺未贡献任何CDMO业务收入。相反,其他客户合计贡献0.89亿元,同比上涨22.43%。上涨的原因,此前公司受限产能和人手,将资源集中在康希诺项目;终止合作后,公司调整产能资源,接手其他抗体蛋白订单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澳斯康生物在回复函里披露了目前订单情况。虽未区分具体业务,但2021年CDMO业务的大客户也在其中。如江苏晟斯生物制药有限公司,该企业2021年采购公司0.11亿元,目前公司对其在手订单为0.27亿元。同时,公司表示CDMO业务对生产质量要求较高,需经历一定时间的产能爬坡期。

培养基方面,今年上半年澳斯康生物收入0.79亿元,同比下降28.2%。其中,按新冠和非新冠划分,各自同比下降48.29%、13.88%;按客户划分,康希诺贡献同比下降46%;其他客户贡献同比下降18.8%。

以此计算,今年上半年澳斯康生物的培养基、CDMO等业务合计收入1.68亿元,较2021年同期1.86亿元有所下滑。这里面,培养基因新冠红利消退导致收入下滑,需锚定新的下游领域;同比上涨后的CDMO收入已超过培养基,但产能还有爬坡周期。

免责声明:本文由用户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!